河相安里。 罗新:月亮照在阿姆河上(下)

公无渡河(李白诗作)_百度百科

河相安里

更多精彩专业军事内容,期待你的加入! 您需要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 x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,中国军队全部撤回了国内,并且没有占领中越边境地区的重要制高点。 中国政府的态度是建议与越南政府举行边界谈判,协商解决两国争端。 然而,越南在战争中吃了亏,不肯善罢甘休。 在边界谈判问题上和中国虚与委蛇的同时,越军总部将大量精锐部队调回北方边境,并且派兵秘密占领了国境线上的一些重要骑线点,又像1979年战争发生前那样,不断向中国境内打枪打炮,出动武装人员越境骚扰,破坏中国边境地区群众的生产生活。 其后,中国军队相继于1980年10月和1981年5月发起了收复云南、广西边境的罗家坪大山、法卡山和扣林山的作战行动,一定程度上打击了越军的侵略气焰。 但越南当局仍毫无收敛,专意与中国对抗,持续在边境地区对中国进行挑衅。 特别是在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船头地区的中越边境上,越军占领了重要制高点老山和八里河东山,利用有利地形,修筑防御工事,建立了多个军事据点群,不断向中国境内开枪开炮,造成了许多严重流血事件。 位于老山脚下的文山州天保农场的很多职工宿舍被越军炮火摧毁,1000多亩橡胶林无法经营。 干田村苗族群众的几十幢房屋被越军燃烧弹烧成灰烬。 红光小学的校舍遭到越军炮火袭击,师生们被迫躲进山洞里上课。 仅船头地区一带的村寨,就有6、700名村民被迫住进山洞。 据统计,从1979年到1984年3月的4年多时间里,越军向麻栗坡境内开枪开炮100多次,发射各种炮弹28000多发,打死打伤中国边民300多人,炸毁房屋百余幢,致使24个村寨内迁,4000多亩橡胶林不能采收,3000多亩农田不能耕种,数万亩耕地无法按时耕作。 在这种情况下,中国边民不能耕种,不能安居,不能生产,生命安全时时遭到严重威胁! 历史走进1984年后,中国的改革开放已取得显著成效,国际国内形势都发生了很大变化。 这时,中越边境上空又聚起了浓浓的战争之云。 从国际上看,在冷战的大背景下,美日欧集团与苏东集团仍然持续对抗,通过军备竞赛与代理人战争在全球争夺战略空间。 相对而言,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,其在东亚所扮演的角色越加重要。 有中国在,可以在远东牵制苏军五分之一的军事力量,大大减轻了美欧集团在欧洲承受的苏联军事压力。 同时,因为中国对于国家安全及国际反对霸权主义斗争的战略需要,必然强力抵制苏联和越南在东南亚地区的扩张,客观上稳定了东南亚局势。 而这一点是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的,中美互相支持,两国的战略协调关系在此过程中得到了加强。 中美之间更加走近,除了政治、经济、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外,双方在军事领域的合作也进一步加强。 1984年初,中美双方就确定,美国总统里根将于4月访华,这是反映两国关系的一个重要晴雨表。 而中国从自己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战略出发,多年来一直竭力促成国际反霸统一战线,并因此多次批评美国的对苏软弱态度。 在这样的战略背景下,一位对苏强势的美国总统访华,并且还是1980年代美国总统的第一次访华,中美双方对此显然都是充满了期待的。 苏联自1979年入侵阿富汗后,深陷战争泥潭,难以自拔,严重消耗了国力。 其政治经济体制长期僵化,经济结构严重失衡,加上与美国长年进行军备竞赛,又要拿出大量资金支援仆从国和小兄弟,以致经济发展逐渐陷于停滞,外强中干之态已现,在全球咄咄逼人的进攻势头开始下降。 而且自1982年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病逝之后,继任的安德罗波夫仅执政15个月就死在任上,接替总书记的契尔年科又是一个已经73岁的病夫。 苏联最高领导人连续更迭,领导集团严重老龄化,政治生态趋于恶化,政策难以持续,整个国家一片暮气沉沉。 越南全面侵占柬埔寨后,仗着苏联的战略支持和每年约10亿美元的军事援助,竭力要把到嘴的肉吞下去。 为切断抗越武装的外援通道,越军还多次侵入泰国境内,以军事威胁向泰国及东盟其他国家施加压力,迫使其在柬埔寨问题上与越南妥协。 越军与泰国军队发生了多次激烈的武装冲突,柬泰边境局势持续紧张。 泰国是美国在东南亚地区的传统盟友,泰国遭到越南的军事入侵,这更进一步印证了中国提出的关于加强国际反霸斗争的现实性。 从国内形势上看,中国经过了5年多的改革开放,国力已经大幅提升。 不仅传统的粮食安全问题得到解决,人民生活也显著改善,国内经济蓬勃发展,对外开放程度扩大,各行各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气象,邓小平主导的改革开放已深入人心。 这时,邓小平下了决心,要借助难得的国际国内形势,加大力度推动军事改革。 在这个时候,中央军委突然决策发起一场规模较大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,显然不是偶然的。 从事后来看,发起新一轮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根本意图,仍在于着眼国际形势,牵制越南入侵柬埔寨的军事行动,进一步粉碎其建立印支联邦的梦想。 这样,不仅能稳定东南亚局势,还可以加强与美日欧关于国际反霸斗争的合作,提高中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地位。 同时,收复中国领土,打击越南在边境地区持续挑衅的侵略气焰。 打一仗,还可以检验军队的素质,振奋军队的精神,有助于军队建设要围绕实战要求来进行,有助于在军队中养成令行禁止的服从意识,从而推动即将开始的军事改革,减少改革过程中的阻力。 这次自卫还击作战的规模,中央军委确定为动用较多兵力的边境拔点作战。 即针对越军在边境一线占据的众多阵地,从中选择攻防战术要点,采取周密的作战部署,集中优势兵力,实施速战速决的攻击,尽可能以小的代价将其抢占,以改善中国军队在边境当面的防御态势,并进一步保持对越南的军事高压。 中央军委经过周密考虑,将自卫还击作战的目标选择在云南边境被越军侵占的老山、者阴山地区。 除了越军在这两处地区的侵扰挑衅比较频繁激烈外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山、者阴山位于与越南河宣省交界地区,这一段中越边境位置偏僻,远离大中城市与经济中心,且山高林密,地形复杂,交通不便,大军集结和转运都较困难,难以实施像1979年那样的大规模军事行动。 这样,易于把作战规模控制在较低的程度,既能牵制越南,又不会过于刺激越南和其背后的苏联,有利于把握主动,收发自如。 关于自卫还击作战发起的时间,最后中央军委确定为1984年4月。 从军事角度来说,柬埔寨在4月正进入雨季,越军结束了旱季攻势后,会有新一轮的边境封锁行动,以加强对抗越武装力量的围困。 中国军队这时对越南发起进攻,将拖住越军的后腿,分散其军事力量,有助于抗越武装恢复元气,从而实施反击打破越军的封锁。 从政治上说,此时苏联正处于内外交困之际,领导集团也不稳定,对于中国打击越南的反应不会高于1979年的程度,相对威胁较小。 另外我们要注意到,美国总统里根正是于当年4月下旬访华的。 他是在访华过程中突然接到自己的安全顾问密报,得知中国军队在边境地区成功地对越南进行了一轮大规模进攻。 在中美日欧与苏东集团对抗的冷战大形势下,中国再一次教训了苏联的小兄弟越南,显然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是有利的。 而战争在里根总统访华时发起,这种直观刺激会更加强烈,令里根总统对中国不得不刮目相看,有助于两国首脑在会谈中取得更重要的成果。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,1984年初中国和英国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正陷于激烈较量之中。 考虑到英方曾有以军事手段解决香港问题的强硬态度,并且在谈判过程中不断制造难题,中国在这时候发起对越作战,表现了坚定的军事决心,不能不说是从侧面对英国的一种回击,以彻底打消其在香港问题上的幻想。 如此,综合国际国内形势,中央军委慎重决策,新一轮规模较大的自卫还击作战已剑指南疆。 老山(越方称之为1509高地),位于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船头以南的中越边境上,横跨原中越12号界碑和13号界碑之间。 老山地势西高东低,北陡南缓,海拔为1000-1400余米。 其中主峰海拔为1422. 2米,巍峨矗立,与其山脚下的船头地区比高相差达1260余米。 整片地区山陡谷深,平均坡度为40度左右,接近主峰坡度为60-70度,主峰正北面是60米高的悬崖峭壁,无法攀登。 以主峰为中心,向东北、西北、正南延伸出三条大山梁,成鼎足之势,易守难攻。 区域内的主要道路有麻栗坡至船头、麻栗坡至猛峒公路,为碎石路面,通行良好。 船头至越南境内的清水、河江有公路,并与越南7号公路相连。 天保农场至南榔、船头至曼棍、夭六至芭蕉坪、天保农场至偏马均有土质简易公路,晴天通行,雨天受阻。 1979年前山间还有猎人小径三条,后因越军威胁,无人行走,小径被茅草覆盖,路迹难辨。 区域内河多沟深,有三条大河、七条小河、一条暗河。 其中的最大河流是盘龙江,从中国境内流向越南,进入越南后称为泸江,其两岸陡峭,水流湍急,不能徒涉,泅渡困难。 船头公路桥是盘龙江上唯一的通车桥梁,载重20吨。 在那马西侧有钢索便桥,由工兵搭设制式桥面,可通行车辆。 区域内雾大多雨,能见度差,便于部队隐蔽集结和突然发起攻击。 八里河东山(越方称之为1030高地)位于船头东北3公里处,最高点海拔1175. 4米,由南至北一字排开7个高地,正面宽约 1300米,纵深约400米,地势为南北低,中间高,西陡东缓,坡度40度左右。 7个高地中除34号高地地幅较大外,其余均在20米以下,观察、通行极为困难,易守难攻。 老山地区具有典型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特征,山高坡陡,峰险谷深,原始森林茂密,竹木高大,茅草没人,藤葛交织,道路稀少,雾大潮湿,温差显著,毒虫出没。 老山地区的战略价值在于:是12号至14号界碑间几十公里中越边境上的重要制高点,其势如两扇大门,牢牢控制着麻栗坡至越南河宣省的通道,可向东、西、南、北通视两国边境纵深20余公里地区。 占据老山,向东可封锁麻栗坡通向越南清水、河江的交通要道,向西可监视扣林山方向,向北可观察中国境内纵深25公里地域,向南可通视越南老寨、清水至河江纵深27公里地域,是船头地区的西侧门户;占据八里河东山,向西可观察老山、船头地区,向东可控制老邓弄地域,向北可通视三转弯和交趾城地域,是船头地区的东侧门户;松毛岭主峰662. 6高地成西北至东南走向,如一道门槛从两山之间横断,成为过往通道的必经之地。 正是因为老山地区具有如此重要的战略价值,1979年对越作战后,越军即卷土重来,侵占了老山和八里河东山,并精心设防,将其作为继续向中国境内侵扰的重要战术据点。 1979之战后,越南当局意图报复,将其军力部署的重心北移,开始在越北边境大举增兵。 在云南方向,新组建了第6军北调,将原来与中国军队交过手的第二军区2个步兵师(345师、316A师)增加为7个步兵师,军力部署上也做了较大的调整。 自西向东,由326师接防原316A师在1979之战时的防区莱州省封土、平卢地区;355师部署在红河西岸沿边境的黄连山省保胜至坝洒地区,也就是1979之战时13军的突破地域;356师(即原316B师)部署在326师侧后的黄连山省柑塘及以南地域,紧靠铁路与红河,扼住纵深;1979之战中被打得溃不成军、战后又重新成军的345师部署在红河东岸的黄连山省老街、孟康地区,即1979之战时14军的突破地域;越军六大主力之一的316师(即原316A师)驻防在345师侧后的红河东岸黄连山省富流、保安地区;314师设防在河宣省的黄皮树、老寨、北光地区;313师部署在清水河以东的河宣省同文、河江地区。 第二军区司令部设在越北的重要空军基地安沛,军区司令为武立中将。 在麻栗坡边境当面设防的是越军步兵313师,辖步兵14团、122团、266团和炮兵457团。 该师于1979年3月在河宣省北光县组建,是由344生产师和第二军区抽调部分人员编成。 至1984年4月前,313师控制了中越边境线上的1426高地、老山、662. 6高地、34号高地等四个骑线点。 313师以盘龙江为界,以122团防守西侧的老山,以266团防守东侧的八里河东山。 时任师长阮雄良,副师长兼参谋长裴尼乐。 1979年战时,122团为河宣省军事指挥部下辖的守备部队,驻防在老山附近的清水地区,与14军42师126团和云南省军区边防12团有过小规模交手,到了1980年下半年才划归313师。 122团在防御上分成了前后两个梯队,第一梯队由1、2营和3营一部组成,其中3营9连、12连、20侦察连各一部在12号界碑、3号高地、绥都方地域;2营在17号、18号高地、968高地地域;1营在100号高地、那拉东侧、清水地域,营部在241高地。 第二梯队由3营主力组成,在南劳、清水、朗屏地域,营部在那顿,团指挥部在谷怩(哥奈)。 313师炮兵457团和第二军区炮兵168旅4营直接以火力支援122团战斗。 越军在麻栗坡边境当面的具体部署是: 在老山方向,122团2营6连防守21号高地、主峰、54号高地、48号高地,连部在50号高地。 该地区还设有313师和炮兵457团的观察所及122团高射机枪、迫击炮阵地;2营7连配置在48号、76号、77号高地;营部率5连、24火器连在1072高地、74号、75号高地,团迫击炮连配置在968高地南侧。 越军多年苦心经营,在老山主峰及各高地上构筑了大量堑壕、掩蔽部和火力点,并以交通壕相连接,阵地前沿设有一列桩铁丝网和弧形防步兵壕,周围还设置有不规则的宽面大纵深的密集混合雷场,从而形成了钢筋混凝土地堡、短洞、掩蔽部为骨干并与土木质野战工事相结合的坚固环形防御。 各阵地上配置了轻重机枪、高射机枪、火箭筒、无坐力炮、M79榴弹发射器等各种火器,组成了曲射、直射、侧射、倒打的远近相结合,明暗火力点相结合,上、中、下三层交叉的严密火网。 在662. 6高地、那拉方向,由122团1营和108公安屯防守。 1营1连和炮兵457团观察所位于662. 6高地、128号高地、634高地地区;108公安屯位于153号高地、154号高地地区;3连位于172高地、150号高地、262高地地区;2连、4连分别在146号高地、227高地和241高地南侧及北侧高地,营指挥所在241高地。 越军的防御前沿在103号高地至153高地北侧一线,主要支撑点为662. 6高地、634高地、148号高地、146号高地、168号高地及262高地。 各支撑点以坑道、短洞、掩蔽部为骨干,与交通壕及土木质野战工事相连接,形成了能打、能藏、能生活的坚固防御体系。 并在阵地前沿和翼侧设有环形铁丝网、弧形防步兵壕和构筑了削壁,在易于接近的地段上挖有陷阱,其内埋设竹签和铁桩,阵地内外还设有防步兵雷场。 在八里河东山方向,由266团5营7连和4营1连3排防守。 其中4营1连3排防守31号、32号、33号高地;7连1排防守34号高地;7连(欠1排)防守副34号高地及其东侧地域。 越军在各高地上构筑了以掩蔽工事为主,结合堑壕、交通壕,形成能打、能藏、能生活的环形坚固阵地。 在阵地前沿及翼侧布设了12个大小不规则的雷场,并设置了大量定向地雷和部分一列桩铁丝网。 313师266团主力配置在马黄坪、爬领、912高地地域。 313师14团配置在云南扣林地区当面的绥都方、164号高地、清水河岔路口、那顿地域。 313师炮兵457团的10营配置在郎屏以东公路一线,11营配置在坂兴地域,12、13营配置在郎首地域。 第二军区炮兵168旅配置在郎首、坂满至丰光机场区域,位于坂满的4营直接以火力支援122团战斗。 炮兵368旅配置在郎哈、坝松地域。 198特工团在谷怩、那顿附近活动,直接配合122团作战。 821特工团1营位于清水地区,配合313师作战。 在老山以西以南方向,还配置有越军316师174团和314师818团,随时策应313师作战。 越军在老山地区防御上可说是苦心经营,下了狠力气。 自1979年之战后,越军对中国军队实施拔点作战的企图、兵力、进攻方向、打法及长短处进行了深入研究,其一线部队普遍在1982年之前制定了防御、机动、反击的作战方案。 越军认为中国军队进行拔点时,炮火准备的方式是传统的三次火力急袭,中间夹杂破坏射击,时间约为30-40分钟。 而步兵的打法则是多路、多方向的向心突击,正面牵制,侧翼迂回。 因此越军强调重点抗击中国军队的侧后攻击及打其穿插部队,在骑线点主阵地侧后均构筑了坚固的防御阵地,并对中国军队可能的主助攻方向、迂回穿插方向及主要路线上标定了火力打击诸元。 1984年春节期间,越军第二军区就判断中国军队将攻打老山、1426高地等边境骑线点。 为此313师停止休假,转入24小时戒备。 第二军区司令员武立率工作组到313师、河宣省军事指挥部等一线各部队检查战备落实情况。 2月21日,越军掌握了昆明军区14军40师步兵一部及师炮兵团到达麻栗坡和文山地区的情况。 随着中国军队的频繁调动,越军判断昆明军区部队可能于2月底、3月初发起拔点或炮击作战,因此越军总参谋部下达紧急战备指示,令一线部队立即转入最高等级战备状态。 313师迅即补充兵员装备,展开占领阵地。 3月3日,第二军区机关工作组再次到河江地区检察战备落实情况。 3月中旬,武立又到313师审修该师的作战方案。 3月31日,在麻栗坡当面一线的越军奉总参谋部命令全部转入战斗状态。 对于老山地区的复杂地形及坚固防御,越军非常自信。 此前,昆明军区已接到总部的作战通知并进行了准备。 军区司令员张铚秀、政委谢振华等主要领导经过研究,初步确定由昆明军区陆军14军42师和陆军11军31师分别担负收复老山、者阴山的作战任务。 14军42师曾在1981年5月发起拔点作战收复了老山西侧的扣林山地区,对这一线边境的自然地理和越军的防御特点及战斗力有一定的认识。 然而,在总部的正式作战命令下达前一周,因42师已确定缩编为乙种师,且越军加强了防御,昆明军区又将收复老山的作战任务调整给了14军40师。 正式作战命令下达后,昆明军区很快召开作战会议,召集14军、11军及40师、31师的指挥人员研讨作战方案。 张铚秀、谢振华等军区主要领导亲自坐镇,认真听取14军和11军的负责领导具体介绍情况。 经过对老山、者阴山地区的敌情、我情综合考虑,仔细推敲,反复酝酿,最后军区确定了作战方案,经上报总部后得到批准。 按照昆明军区的作战部署,从4月初起,昆明军区部队首先对老山、者阴山地区之敌进行炮击作战,摧毁当面守敌的防御体系,打击其作战意志,并隐蔽作战意图,造成守敌错觉,掩护参战部队向进攻出发阵地推进;随后实施拔点作战,4月28日先向老山、662. 6高地之敌发起进攻,以造成战役攻击的突然性。 4月30日,再发起收复者阴山作战。 经过两个阶段作战,拔除两山地区的越军防御要点,全歼守敌,改善边境防御态势,然后转入防御,抗击越军可能发起的各种反扑。 奉昆明军区命令,1984年2月8日和16日,11军和14军的参战部队及配属部队采取昼伏夜进的摩托化运输方式,先后向老山、者阴山地区开进。 月底前,各参战部队到达预定地区集结完毕,然后转入临战训练。 各部队针对两山战区的地形气候和越军防御特点,采取熟悉地形、强化训练、研究战法、模拟演练等手段,进一步加强部队的身体素质和适应性训练,并完成了从班至团的进攻战术合练及诸兵种协同方案。 同时,联系越南当局对中国边境地区的种种侵略行径,对部队进行深入的宣传教育,使指战员进一步认清了这次作战的深刻意义。 在此期间内,各类弹药物资和军需用品也源源不断运入战区,并对作战武器和器材进行了大量技术革新。 与1979年时相比,参战中国军队的较大变化是步兵武器中的56式半自动步枪已全部换装为56式冲锋枪,班组自动火力得到很大提高。 并且步兵装备了80式钢盔,强化了对破片式杀伤武器的防护能力。 在11军和14军参战部队向战区机动的同时,昆明军区为了在战略上麻痹越军,采取隐真示假的手段,调动了500部各种型号的电台大肆活动,并配以少量佯动部队,造成中国军队向越南黄连山省边境加强力量的假象,成功迫使越军第二军区将部分主力部队向西移动,从而削弱了河江地区的防御力量。 总部和昆明军区赋予14军的作战任务是:攻占老山和662. 6高地,全歼守敌,然后转入防御。 这次收复老山作战,14军派出了以军长刘子波、副军长王祖训、政治部副主任王志学和军机关部分人员组成的军前进指挥所,统筹组织指挥老山地区作战。 参战部队计有:14军40师(欠120团3营7连、机枪连、炮兵连、师直舟桥连、机械连)、41师122团和炮兵团2营、42师师直侦察分队、14军炮兵团、高炮团、技侦队、工兵营(欠机械连)、通信营、侦察连、指挥连部分、昆明军区炮兵第4师5团(欠2营)、工程兵7团、二部技侦分队、三部前沿工作队、仪器侦察营(欠测地连),还有云南省军区边防15团(欠1营)、59医院一部,共计18297人,参战82毫米以上各种火炮409门、各种车辆1113台。 此外,麻栗坡县还有4个民工连、3个民马连支援部队作战,负责前运后送。 在老山地区当面,对越军形成了在兵力对比上为4. 35:1,在炮火对比上为2. 85:1的压倒性优势。 主攻老山的14军40师前身是山西新军决死第1纵队,长期在陈赓麾下作战,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战功赫赫。 建国后多年长驻云南,是昆明军区的主力师,1960年代曾参加过中缅边界勘界警卫作战。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,40师在西线主攻越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市,战而克之,打出了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场城市攻坚战。 在整个自卫还击战中,40师先后攻占了小曹、老街、班菲、南征、班罗、朗忠、朗洋、朗多、珊嘎、铺楼、朗连等地区,共歼敌1455人,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和军需物资,圆满完成了军区和军赋予的作战任务。 到达老山地区后,刘子波军长和政委苟友明、副军长王祖训即前往40师,率领40师师长刘昌友、政委陈培忠、参谋长王继堂等师团领导多次亲临前沿勘察地形,观察敌情,选定部队的主攻方向和穿插分割路线。 要完全控制老山地区,就必须进占老山至八里河东山的前沿主要高地,进行多点全面地越境作战。 老山方向,除正面攻下主峰外,还须要深入越南境内2公里,拿下老山南面的屏障1072高地及其周围高地;松毛岭方向,打下662. 6高地及周围各高地,拔除越军设置在这里的可通视中国境内8公里的观察哨,并进而占据那拉地区的主要前沿高地;八里河东山方面,拿下纵贯边境的全部7个山头高地。 只有这样,才能形成全面一体的对外防御体系。 因此,刘子波军长等军领导提出,在攻占老山和662. 6高地后,同时扩大攻占老山前哨重地1072高地和662. 6高地以东之那拉地区越军阵地,解除对中国军队主阵地的威胁,利于巩固老山地区之防御。 在防御作战阶段相机扩大攻占八里河东山地区守敌阵地,彻底改善船头地区的防御态势。 根据军前指的作战方案,刘子波军长命令40师编成两个梯队,集中主要兵力兵器于老山方向,采取秘密穿插、边打边插、先围后歼、翼侧突破、向心攻击、边打边剿的战术手段,全歼老山、662. 6高地地区之敌,然后转入防御。 刘昌友师长、陈培忠政委等40师领导根据军前指的命令,决心第一梯队以 118团加强120团2营、1连攻歼老山之敌,119团攻歼662. 6高地之敌;41师122团为第二梯队;120团(欠2个营)担任前运后送任务;炮兵第4师5团、军炮兵团、师炮兵团分别编为师炮兵群、118团炮兵群、119团炮兵群;军高炮团、师高炮营编为师高炮群;师建立炮兵指挥所;军、师专业分队编为师预备队;边防15团组织兵力保障40师攻击部队的侧翼安全;师指挥所、野战救护所、师炮兵指挥所在曼棍开设。 作战命令下达后,各部队立即开始进行针对性准备。 一场大战悄悄拉开了帷幕。 从4月2日起,持续到27日,14军集中了军、师炮兵团和配属的军区炮兵团所属火炮,对老山正面以船头地区为中心的越军主要据点和防御设施共400多个目标进行了连续地猛烈打击。 炮击作战阶段共毙敌900余名,击毁火炮14门、汽车18辆,并摧毁了越军的部分军事目标,动摇了其坚守士气,另外使越军搞不清中国军队会何时发动攻击。 与此同时,各攻击部队抓紧时间进行合同训练和储备作战物资。 至4月25日止,14军已经完成了进攻老山的一切准备。 发起拔点作战前,40师主要领导向军区党委保证,攻击发起后4-6小时拿下老山诸据点。 刘子波军长很信赖这支部队,也表态当天解决战斗。 4月28日凌晨,谢振华政委等军区主要领导早早地来到前指作战室,坐镇指挥这次自卫还击作战的行动。 4月25日晚,40师攻击部队的4个步兵团、3个炮兵群和高炮群分成三个梯队,在炮火掩护下,从麻栗坡集结地域出发秘密向待机地域开进。 炮兵群按计划分批占领发射阵地,担任攻击第一梯队的部队先进至待机地域轻装休整,然后按计划秘密接敌。 27日中午前,118团左路1营进至马嘿东南侧谷地,右路2营进至小响水西南侧山谷,3营进至铜塔以北地区,各自占领待机地域;配属118团作战的120团2营进至磨刀石口以西地区隐蔽待机;119团进至干田地区的待机地域;120团主力、122团也各自到达指定位置,各预备队均占领了配置地域。 师、团指挥所于27日中午开设完毕,炮兵群全部完成射击准备。 边防15团机动营进至猛峒地区,7连于26日秘密占领1019高地,监视八里河东山地区之敌,警戒40师的左翼安全。 27日入夜,第一梯队各攻击部队先后利用夜暗开始行动,发起秘密接敌,向预定进攻出发位置推进。 担任老山主攻的118团是40师的主力团,前身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的精锐部队,战斗作风顽强,敢于打硬仗、恶仗,战斗力很强,是军、师主力团,在历史上曾名列陈赓麾下的四大主力团之一。 该团建国后曾于1960年11月和1961年1月先后两次入缅参加中缅边界勘界警卫作战,后又在昆明军区的丛林大练兵中锻炼了战斗力。 根据军、师的作战意图,118团刘永新团长确定了战斗部署: 1营为侧后穿插突击营,从马嘿东南侧沿主峰东侧的79号高地、1214高地、78号高地秘密向侧后的76号高地、1072高地穿插,首先攻占77号、76号、1072高地,歼灭该地区之敌。 然后以1连在1072号高地形成对968高地方向对外防御正面,阻敌增援;以2连、3连继续沿49号高地、48号高地向50号高地和老山主峰发展进攻,配合团主力全歼老山地区之敌。 攻占老山后,迅速在48号高地、76号高地、1072高地、44号高地地域组织防御,抗敌反扑,固守阵地。 3营为左翼主攻营,从铜塔出发,以9连沿57号高地向50号高地和老山主峰攻击,7连、8连沿56号、54号高地向老山主峰实施主要攻击。 2营配属120团1连为右翼攻击营,从小响水西南侧出发,以6连沿46号高地向50号高地攻击,4连、5连沿21号、52号高地向老山主峰实施主要攻击;120团1连沿19号高地向1153高地、1071高地秘密穿插,并占领这两个高地,阻敌增援。 配属118团作战的120团2营为团第二梯队。 按军、师的预定部署,28日凌晨2时30分开始,各攻击分队利用夜暗秘密向预定进攻出发位置推进,各穿插分队向预定目标发起穿插。 1营的穿插路线全程直线距离不足2公里(未计算山谷系数),规定要在5时30分占领进攻出发阵地,到位时间只有3个小时。 因穿插路线坡陡谷深,到处是原始森林,为保障按时插到指定位置,带队指挥的副团长向坤山和营长刘年光决定在全营到达80号高地的接敌位置后,将穿插发起时间提前2个小时。 27日19时,1营沿马嘿南侧向80号高地运动接敌,于23时进至80号高地。 经过短暂休整后,28日零时30分,1营按1连、3连、火力队、营指、2连、营战勤组的序列,在侦察兵的引导下,沿79号高地、1214高地、78号高地,向76号高地和1072高地实施穿插。 27日20时,3营从铜塔出发,沿那谢、马嘿向59号高地推进。 在通过响水河后,因天黑路滑发生掉队和迷路。 至28日凌晨1时许,只有营指和8连2排、7连3排、9连1排到达马嘿,其余均未跟上。 1时55分,团指令3营营长臧雷率领先头分队继续向冲击出发位置前进,教导员留下等待其余分队和收拢掉队人员迅速跟上。 27日20时,2营由待机地域出发,经过23号高地西南侧谷地向18号和20号高地推进。 120团1连进至18号高地,并做好了穿插准备。 28日凌晨,战区下起了雨。 2时30分,团指发出各分队向预定进攻出发位置发起穿插的信号。 1营的穿插路线要横越四道大青沟,爬六座山背,并从长满茂密的灌木、竹丛、荆棘、杂草的原始森林中开路前进。 1营官兵艰难前进,上山时连蹬带爬,下山时还要边走边挖坑,然后用套在鞋上的铁码子抠住坑向下挪。 有时候坡度太陡,索性就接二连三地滚下来,硬是在坡上滚压出了一道深槽。 过深沟时,一个一个抓住藤条荡过去。 过悬崖时,只能抓住藤条一步步往下蹭。 过森林时,尖兵用砍刀砍竹斩草,再强行挤过去。 没有砍刀的就用手拨开荆棘,连抓带扯,扯得两手鲜血淋漓。 几百人的队伍通过时,这条挤出来的路就成了泥浆沟。 沟底有很多尖角石、竹根签,很多人的胶鞋底被扎穿,还有人的鞋子被泥浆拔掉,只好赤脚前进。 在原始森林中穿行时,每个人的衣服都被荆棘刺条撕得破烂不堪,还有人的几乎赤身裸体。 1营官兵的行军负荷都很重,淋雨后更加沉重,在如此艰难的路线上行进,人人体力消耗极大。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昏倒了,有的人抓不住藤条滚落下山,过原始森林时还有不少人迷路掉队。 1营竭尽全力,前进速度也只有每小时100-150米,各连跑得逐渐拉开了距离。 在这样艰难困苦的情况下,1营官兵斗志不减,不顾一切地向进攻出发位置推进。 到师、团炮兵群的火力准备发起前,副营长顿景田率尖刀1连的2个多排到达78号高地南侧指定位置,营指到达1214高地南侧,3连到达1214高地西南侧,2连到达1214高地和59号高地之间。 也就是说,1营大部还在路上,没有按时插到预定进攻出发位置。 2营按时进至主峰西侧指定位置,5连、6连在20号高地、45号高地一线展开。 3营营指于5时25分到达主峰东侧的59号高地指定位置。 5时40分,8连2排在56号高地东侧占领冲击出发阵地,副连长孙明义带领9连3排由58号高地东侧开始向57号高地实施穿插。 5时50分,7连主力进至59号高地东北侧占领预定位置,营战勤组进至59号高地东北侧,掉队分队由教导员带领继续向预定展开位置快速前进。 28日5时56分,师、团炮兵群向老山、50号、54号、1072高地实施了猛烈地火力急袭。 6点10分,越军的炮火开始进行反压制。 此时,1营主力还未穿插到位。 越军炮兵按照事先标定的火力打击诸元,将猛烈的炮火倾泻在了1营的穿插路线上。 从战后缴获的越军作战地图上得知,这条穿插路线早已在越军的预料之中,计算好了射击诸元,用来拦击的全是105榴弹,安装了瞬发引信,一碰上树枝就会凌空爆炸,直径100米范围内的人都难以防避。 2连正进至1214高地南侧,突然遭到越军猛烈炮火袭击,当即伤亡30余人。 连长王仕田、指导员高少林指挥连队不顾一切向前冲,越军的炮弹追着2连打,一路又有不少人倒下。 在冲过78号高地和51号高地后,2连已伤亡50余人。 因任务紧急,连伤员也顾不了了,只有等后面的军工连来救护。 而在2连之后跟进担任保障的120团3连、营机枪连的1个排也被越军炮火杀伤近半,丧失了战斗力。 此时2连的前方是预定攻击的48号高地,副连长丛明带突击排向高地发起冲击。 越军以猛烈的轻重机枪火力进行拦阻,丛明副连长被越军的重机枪弹击中牺牲,进攻受阻。 不久,连指挥所又遭到越军炮火袭击,连长王仕田负重伤被战士背下战场后牺牲,指导员高少林左腿被弹片削断身负重伤。 在连主要指挥人员都已伤亡的情况下,2连已基本丧失了战斗力,剩余官兵各自为战,奋力摆脱困境。 为了抢救伤员,x连干部汪斌带领军工队深入战场,在48号高地附近遇袭不幸被越军俘获。 在越方的威逼折磨下,汪斌被迫在广播上说了一些迎合越方政治需要的话,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,由此成为连营团师军的奇耻大辱。 3连在进至51号高地、1214高地后迷失方向,误判应由3营攻击的56号高地、54号高地为77号高地,连长率1排、3排分别向两个高地发起攻击。 越军的阻击炮火非常猛烈,3连官兵顽强抵近,虽杀伤部分敌人,但自己也伤亡很大,进攻受阻。 3连的建制也被炮火打乱,副连长在战斗中牺牲,连长带领未受伤的几十名战士向有战斗的地方猛冲猛打。 师、团的火力准备开始后,顿景田副营长率1连拼命插向1072高地。 由于全营大部分没上来,战士们的心情有些慌乱,以致最后一段路偏离了方向,走到与1072高地隔一条深沟的山梁上去了。 再原路返回时间已来不及,顿景田决定连队先下到沟里去,再往上爬。 下山时,因崖上尽是细竹,难以钻过,顿景田带领官兵们便骑竹而下,然后连滚带爬地拖着破烂衣衫奋力向1072高地发起抢攻。 1072高地上的越军发现1连接近后,立即以凶猛的火力进行拦阻,东侧76号高地的守敌也以火力向1连射击。 顿景田命令连长胡湘江率2排2个班攻击76号高地,自己和副连长张登武率1排、3排向1072高地发起冲击。 越军在76号高地、77号高地和1072高地驻有1个营部带1个连的兵力,依托坚固工事和险峻地形疯狂抵抗,侧后方还有越军炮兵的105榴弹炮进行支援,火力非常凶猛。 1连各排多次冲击1072高地和76号高地,但都被居高临下的越军击退,伤亡很大。 顿景田感到手里兵力严重不足,即向营指请求增援。 而此时1营各连皆伤亡严重,已打成乱仗,一时没有成建制兵力支援1连。 向坤山副团长将情况上报团指,请求团预备队增援。 团指没有派团预备队出动支援1营,也没有将情况向师指汇报,而是命令1营收拢人员继续攻占1072高地。 无奈之下,刘年光营长只好收拢散兵支援1连。 因攻击兵力不足加上越军抵抗异常顽强,1连在1072高地和76号高地与越军恶战胶着,进攻受阻。 28日6时30分,师、团的火力准备停止,主攻的2营、3营从进攻出发阵地跃起,从东西两侧向老山发起冲击,老山地区顿时陷入一片血火海洋之中。 这次从老山西侧主攻,以5连为直上主峰的突击连;6连攻打50号高地,断敌退路,阻敌增援;4连为营预备队,随5连后跟进,随时准备加入战斗。 在师、团炮火掩护下,游副营长带领5连首先向21号高地发起进攻。 越军在阵地前沿布设有密集雷区,师、团炮兵实施火力准备时,连长秦德勇命令3排9班担任尖兵开辟通路。 班长韩跃奎带领9班两次发射导爆索引爆地雷,因草深林密,导爆索都被林草挡住而悬空爆炸。 眼看离部队发起冲击的时间越来越近,紧急时刻,韩跃奎毅然下令全班编成4个小组,以人体依次踏雷开辟通道。 韩跃奎带第1组首先进入雷区,他亲自走在最前面,用竹竿拍、用刀砍、用脚踩开路。 在前进了50米后,韩跃奎踏响地雷,左小腿和右脚掌被炸断,下颌、头部、胸部也负了轻伤。 3排长余建国带2名战士赶上来给他包扎伤口,用了3个止血包才包扎好。 韩跃奎命令副班长指挥全班继续前进,并让本组战士小孟背上自己跟着向前走。 第2组前进不久就触动了绊发雷,3名战士伤亡,小孟也踏雷负伤,将韩跃奎摔了下来。 韩跃奎命令其他各组跟在自己后边,然后用胳膊的支撑力拖着两条腿挣扎着向前爬。 前进不久,又引爆了一颗地雷,韩跃奎的右手被炸飞,头部和胸部再次负伤,昏迷了过去。 醒过来后,他又忍着剧痛继续向前爬,爬出了一条24米长的血路。 9班战士在班长激励下踏雷前进,炸倒一个,再上一个,前仆后继,在部队冲击发起前硬是用血肉之躯趟开了一条宽3米、长200米的通路。 攻击开始后,3排的7班、8班沿着9班打开的通路快速冲击,仅用12分钟就攻占了21号高地。 1排也向前勇猛突击,与3排左右夹击,相继摧毁了越军5个火力点,迅速攻占了52号高地。 这时,主峰守敌集中火力压制5连。 5连顶着越军密集的弹雨,沿着6、70度的陡坡向主峰冲击,连攻两次都被压了回来。 营长李先文仔细观察了敌情,认为5连处于仰攻的不利地势,火力发扬不了。 如请求炮兵支援,又因敌我距离太近而恐伤到自己人。 他思来想去,最后仍决心组织敢死队从正面进行突击。 他指示5连调整部署,由连长组织火力掩护,副连长张大权带领2排从正面向主峰突击。 张大权带领2排迅速向主峰发起第三次冲击,在冲出20多米后,遭到越军火力拦截,张大权的左腿被炸伤,进攻受阻。 他不顾自己的伤势,重新组织了火力,将全排分成小群多路,再次发起冲击。 在越军猛烈的火力打击下,2排伤亡很大。 张大权从一名倒下的机枪手身边抄起轻机枪继续带头冲锋,击毙了一名正准备发射的越军火箭筒手。 这时,一颗子弹贯穿了他的左腕,左手已无力端枪。 张大权将机枪背带挂在脖子上,用右臂夹着机枪扫射,继续向上冲击。 越军拼命以火力封锁阵地前沿,张大权的腹部再次中弹,肠子混着鲜血向外涌。 当接近越军阵地时,张大权一个点射打倒了一名越军,然后踩着一个战士的肩膀爬上了2米多高的越军第一道堑壕。 壕内的一名越军见状转身就跑,被张大权举枪击毙。 后面的战士也纷纷攀上堑壕,勇猛进攻,将守敌压进了地堡和盖沟里。 8时24分,经过三次反复的拼死争夺,5连终于突破了主峰西南侧环形堑壕,占领部分表面阵地。 残余越军躲进地堡、盖沟和短洞中负隅顽抗,5连又与越军展开了激烈的壕内争夺。 张大权不顾重伤的身体坚持战斗,又接连击毙了几名越军。 这时,暗堡里的越军突然向他射击,张大权的右腿和头部再次中弹,壮烈牺牲。 英雄热血染主峰,那幅著名的战士仆身将红旗插上山顶的照片,正是老山血战的写照,与美军攻克硫磺岛的历史照片一样,将永耀军史。 3营从老山东侧主攻,以8连在56号高地突破越军防御,向54号高地实施主要突击;9连首先突破57号高地,然后在2营6连配合下夺取50号高地;7连为营预备队,攻击发起后,主力随8连后跟进,准备在54号、50号高地方向加入战斗,在友邻配合下夺占主峰,一部兵力在60号高地展开,从正面配合营主力进攻;配属3营作战的团100迫击炮连和营炮兵连1、2排在1067. 7高地附近占领发射阵地,以火力支援步兵战斗;营指挥所在59号高地开设,战斗中随8连跟进指挥。 在师、团进行火力准备时,8连、9连的掉队人员跟上了本连突击排,第一突击梯队开始向前接敌。 8连副连长李仓林率尖刀2排利用炮火延伸之机,迅速在越军的雷场、铁丝网等障碍物中开辟出了通道。 随后8连勇猛突进,2排正面进攻,1排侧翼迂回,仅用15分钟就攻占了越军的前沿警戒阵地56号高地。 臧雷营长随即命令8连向西进至54号高地开辟通道,做好冲击准备。 此时引导9连的侦察兵未能及时判明57号高地位置,臧雷营长命令其迅速向56号高地靠拢,然后直插57号高地。 总攻发起后,8连2排向54号高地东侧冲击,快速攻入了越军第一道堑壕,在壕内与守敌展开激烈战斗。 连长彭燕良命令1排从2排右侧加入战斗,扩张战果。 1排向前运动时遭到越军炮火压制,前进受阻。 54号高地东南侧和北侧阵地上的越军同时向8连猛烈射击,老山两侧和纵深越军也以火力和炮火疯狂拦阻前沿,8连被压在56号高地和54号高地东南侧的鞍部里,伤亡20多人。 彭燕良连长迅速判断情况,果断命令1、2排沿敌巡逻道路攻打54号高地东南侧阵地,3排准备从北侧加入战斗。 同时组织火力压制守敌,相继摧毁了越军4个火力点。 李仓林副连长带领1、2排乘势发起冲击,越军的炮火不断打来,李仓林副连长在冲锋中被越军炮弹炸断左手3个指头。 他拣起越军丢弃的腰带挂住左手,带领2个排继续向敌冲击。 越军的炮弹在离他不远处爆炸,陈培俊指导员被炮弹的气浪震昏,醒过来后又带部队向上冲,边打边进行鼓动。 西南侧50号高地的守敌见54号高地危急,立即集中各种火力压制8连,1、2排的冲击再次受阻。 彭燕良连长一面重新组织兵力攻击,一面请求营炮火支援。 8时许,营炮兵向54号高地北侧阵地进行压制射击,8连组织4挺重机枪对54号高地南侧阵地守敌7个火力点进行交替压制射击。 李仓林副连长带领1、2排在营、连的各种火力支援下,再次发起冲击。 激战中,重机枪手陈传勇爬到树上给火力组指示目标,连续消灭了越军2个火力点。 当部队冲到越军阵地前沿受到火力压制时,陈传勇为了克服地形障碍,用手举起重机枪管,让战友射击,压住了越军3个火力点。 在双手被枪管烫起泡,背部又被炸弹片击伤的情况下,他咬紧牙关,坚持举着枪管打击敌人。 后来陈传勇随部队向前冲击时,不慎触雷牺牲。 战前由8连调到机枪连的战士李胜祥,脚部被炮弹炸伤,班长命令他到救护所包扎,他在途中又参加了8连的战斗。 李胜祥拣起烈士留下的冲锋枪和手榴弹,边投弹边冲击,直冲到54号高地西南侧敌堑壕边时中弹牺牲。 8连猛打猛冲,于8时25分夺占了54号高地东南侧阵地。 不久,54号高地北侧和西侧阵地的越军乘8连立足未稳,拼命以火力向其射击并发起反扑,8连的伤亡在不断增大。 9时35分,彭燕良连长命令1排和火力组部分火力压制西侧阵地守敌,2、3排分两路向北侧阵地发起冲击。 此时,50号高地和老山主峰的越军又以火力拼命拦阻8连。 8连遭到越军三面火力夹击,当场伤亡20余人。 营炮兵立即以火力支援8连,压制住了越军火力。 副连长李仓林一直带队冲锋在前,全身7处负伤仍坚持战斗。 3排长张天林在冲击时左腕被子弹打穿,他忍着伤痛亲自用火箭筒摧毁了越军一个火力点,毙敌5人,接着带领全排从右侧突上越军阵地。 2排从左侧向上进攻,4班长尹光忠发现阵地上的一个越军重机枪火力点威胁很大,于是主动向李仓林副连长请缨出击。 得到同意后,尹光忠将全班分成3个战斗小组,交替掩护向敌逼近。 在全班的火力掩护下,尹光忠一马当先,以灵巧的动作钻过密林,迅速迂回到守敌火力点侧后。 当尹光忠观察敌情时,发现一名越军正举枪向他瞄准,立即先敌开火,击毙了这名越军。 随即尹光忠抓住塄坎上的竹子飞身而上,迅速攀上了5米多高的峭壁,避开守敌火力,只身跃入了越军的第一道堑壕。 正在射击的2名越军重机枪手突见一个中国兵出现在眼前,大吃一惊,扔掉机枪就向尹光忠扑来。 尹光忠一脚踢倒了前面的那名越军,又用枪托打翻了后面的一名越军。 当被踢倒的越军再次向他扑来时,尹光忠一枪将其打死。 后面的那名越军爬起来举起弹药箱拼命向他砸来,尹光忠侧身让过,举枪一个突刺将这名敌人刺死。 这时盖沟内正在射击的一名越军看到势头不对,拔腿就跑。 尹光忠手疾眼快,一个点射将敌击毙。 尹光忠连续毙敌4名,消灭敌火力点3个,缴获重机枪1挺、冲锋枪2支,将越军阵地撕开了一道口子。 2、3排乘机连续冲击,攻占了北侧阵地。 接着又向53号高地冲击,也将其占领。 战斗中,8班战士陆道山不畏危险与敌对射,用6发子弹消灭了6名越军。 1班新战士张忠顺跳进堑壕击毙2名越军,又在防炮洞里俘虏了2名越军(其中有1名少尉军官),缴获重机枪1挺、冲锋枪1支。 7班副班长文其海在全班只剩他一个人的情况下,主动加入突击排战斗,身负重伤也不上担架。 6班副班长王大才在头部负伤的情况下,仍冲锋在前,一直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。。。。。。 在攻占老山主峰东北侧核心阵地54号、56号、53号高地的战斗中,8连以牺牲16人的代价毙敌50名,俘敌2名,摧毁敌火力点27个,缴获82无坐力炮2门、重机枪1挺、冲锋枪5支、火箭筒5具、榴弹发射器1具、手榴弹200枚、各种炮弹194发、步机枪弹万余发,还有一批文件资料,一举砸开了越军的防御体系。 9连在8连左翼向57号高地、50号高地发展进攻。 当冲到58号高地和57号高地之间时,遭到越军炮火拦截,前进受阻。 2排被越军火力压在一片开阔地带,代理排长刘朝顺负重伤,全排陷于被动挨打之势。 4班长史光柱接过861指挥机向连指报告情况,连长李玉成命令史光柱指挥2排迅速夺取57号高地。 史光柱立即代理指挥2排,并临时指挥干部伤亡大半的3排剩余战士一起战斗。 此时57号高地左侧的2个越军机枪火力点和老山主峰上的越军高射机枪向9连不停扫射,9连被敌火力压住,伤亡不断增加。 史光柱迅速指挥战士们散开队形隐蔽,自己低姿爬到一棵横倒的大树旁,在仔细观察后,以火箭筒发射将越军的1挺机枪打哑。 接着他指挥机枪压制越军另一个火力点,并命令8班火箭筒手用连发2弹消灭了这个火力点,然后指挥2、3排趁势发起冲击。 冲锋中一块弹片打伤了史光柱的左小腿,他忍痛继续带队前进,一举夺占了57号高地,并消灭了躲在盖沟和工事中的残敌。 副连长李金平上来后,与史光柱共同调整了战斗部署,指挥2、3排继续攻打50号高地。 这个高地位于老山主峰东侧的要害之地,由三个小山包组成,驻有越军1个连部。 阵地正面构筑有堑壕、交通壕、火力点、防步兵削壁、雷场和铁丝网,配置了高射机枪、重机枪、无坐力炮等火器组成交叉火网,相当难打。 3排从正面牵制越军火力,2排从侧翼迂回发起攻击。 史光柱带队冲锋在前,突然一发炮弹在他头顶4米高的一根树枝上爆炸,史光柱的左肩臂处打入4块弹片,爆炸的气浪将他掀出2、3米远,钢盔滚落一边,耳膜被震穿,昏迷了过去。 战友们冲上来为他包扎,几分钟后史光柱苏醒过来。 李金平副连长劝他下去,史光柱坚决不肯,咬着牙站起来,带领2排继续向前冲击。 这时,李玉成连长将1排也投入战斗,协同2排向高地冲击。 接近越军阵地前沿雷区后,工兵迅速用火箭开辟器打开一条50多米长的通路,1、2排先后冲过雷区。 这时前面出现了越军设置的防步兵削壁,高处约3米,低处有2米。 史光柱选了一处位置,指挥战士们搭人梯攀上了削壁。 随后李金平副连长和史光柱组织火力压制山顶的越军,掩护4班、5班向前推进,迅速攻占了越军第一道堑壕。 史光柱再次冲到前边,带着战士们向第二道堑壕冲击。 在冲至距第二道堑壕20余米时,越军扔过来一排手榴弹。 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,史光柱又一次负伤,一块弹片打入喉部,一块弹片嵌进左膝。 但史光柱全然不顾,命令机枪掩护,继续向前冲击。 在冲到距第二道堑壕2、3米处时,跟在史光柱身后的李金平副连长踩响了一颗压发雷,左腿当即被炸断倒地。 而史光柱伤得更厉害,脸部被一排弹片打中,左眼球被打得掉了出来,挂在脸颊处,右眼也被弹片击中,双目失明,血肉和飞溅起的泥土堵住了他的嘴。 史光柱摸起冲锋枪,以惊人的毅力继续向前爬去,直到摔进堑壕里昏了过去。 因9连伤亡较大,营指边组织人员抢救9连负伤官兵,边令其调整力量,再次组织冲击。 在118团各部与越军激战的同时,配属2营作战的120团1连沿19号高地插到了1153高地和1071高地,随即展开对外防御,阻敌增援。 越军并没有只是被动挨打。 中国军队的炮火准备刚一停止,纵深地区的越军炮兵就集中大量炮火开始还击。 除了对已标定好射击诸元的主要进攻路线实施炮火封锁,给中国军队造成了极大困难外,还向中国境内进行炮火延伸,打击中国军队的阵地前沿和纵深,并不分军用目标、民用目标地肆意狂轰滥炸。 而在老山各阵地坚守的越军抵抗也异常顽强,即使中国军队夺取了表面阵地,越军却不像1979年那样化军为民转身就逃,而是躲进地堡、坑道和掩蔽部中拼死顽抗,阵中战斗仍要持续2、3个小时以上。 老山之战,双方一交手打成了火飞血溅,直接进入了白热化。 在前指坐镇指挥的军区政委谢振华听取了前线报告后,告诫部队要在快中求稳,因为老山一线地形复杂,利守不利攻,加之越军的地雷阵密布,稍有不慎,就要吃亏。 另外,还要防止越军的炮火反扑。 老山地区各高地上双方胶着混战,战斗愈趋激烈残酷。 下面把目光暂时转向662. 6高地方向。 662. 6高地是松毛岭的主峰,老山地区的中部门户,双方势在必得。 防守662. 6高地的是越军122团1营1连的1个排,在旁边的103号高地、无名高地还各有2个班。 越军在高地上构筑了钢筋混凝土和土木质的掩蔽部、工事、堑壕、明暗火力点,以交通壕相连接,配置了轻重机枪、高射机枪、无坐力炮等火器,阵地前沿还设有混合雷区、竹签等障碍。 进攻662. 6高地的是40师119团。 在1940年的百团大战中,该团因作战英勇,受到了八路军总部和129师首长的表扬。 119团经历过1960年代昆明军区组织的丛林大练兵,对山岳丛林地战斗有较强的适应能力。 在1979年的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,119团相继攻占了330高地、班菲、班罗、铺楼等要点,毙敌469人,俘敌11人。 不过与其他2个兄弟步兵团相比,119团这次却是表现垫底。 对于主攻662. 6高地的战斗,119团团长张又侠决心采取多点突破,断敌退路,向心攻击的战法,严密组织步炮协同,一举将守敌全歼。 据此确定了部署:1营从左翼突破,沿124号、126号高地向心攻击;3营从右翼突破,沿100号、98号、96号、474高地向114号、118号、634高地攻击;2营4、5连担负穿插任务,首先插到113号、114号、115号高地,断敌退路,然后向116号、138号、140号高地发展攻击;6连归团前指指挥,从正面主攻662. 6高地,3连在左翼配合6连攻击。 27日20时,119团各营开始接敌运动。 1营营部和1连在穿插中一度迷路,营部与各连的联系中断。 团前指立即直接指挥各连行动,很快恢复实施协同计划。 至28日师、团炮兵进行火力准备前,各有攻击目标的2连、3连、6连、9连分别在127号、104号、102号、128号高地展开。 担负穿插任务的2营4、5连遇到一些麻烦。 官兵们背负着5、60斤重的武器装备,在漆黑的雨夜中行军,只能靠腐枝的磷光联络,翻越陡坡深谷,穿过密林、竹丛和交织的荆藤,行进非常艰难。 当4连尖刀排进至474高地时,穿插意图被越军发觉。 团前指果断命令2营将秘密穿插改为强行穿插,加快速度前进。 凌晨时分,4连登上了100号高地顶部,离指定位置还有1500米左右。 为节省时间,官兵们不畏艰险地分成多路顺着70多度的陡坡滑到山下,然后穿过级差2米多的梯田,突破越军的火力阻拦,终于在师、团炮兵火力准备前占领了114号、115号高地。 随后5连也插到指定位置,2营按时完成了穿插任务。 师、团炮兵火力准备开始后,6连迅速攻向662. 6高地。 借着炮火准备之机,师工兵连2排以火箭开辟器在数分钟内就打通了一条宽10余米、长80多米的通路。 团100迫击炮连和师高炮营3连10多门37双管高炮向越军阵地各预定目标猛烈开火,各营炮兵也按计划组织协同,以火力支援诸路攻击分队。 6连从正面主攻,第一梯队2、3排迅速经过通路向前冲击,首先抢占了102号高地,然后经过4分钟战斗又攻占103号高地,毙敌4名。 接着2个突击排紧跟延伸的炮袭弹幕前进,冲向662. 6高地。 途中再次遇到雷区拦路,工兵以火箭开辟器发射,但开辟器的尼龙绳被拉断了,导爆索未在雷区爆炸。 此时离部队发起总攻的时间已很近了,情况紧急。 6班长马保卫挺身而出,毫不犹豫地冲到前面用身体滚雷,连续压响2颗地雷后牺牲。 战友们沿着他用生命开辟的通路继续向前冲击。 6时26分,2排4班、6班、3排7班及8、9班一部占领了无名高地,在炮火准备停止前扫清了662. 6高地的外围屏障。 3连从侧翼进攻662. 6高地,配属的师工兵连8班在前方搜索为步兵冲击开辟道路。 师、团炮兵发起火力准备后,越军也拼命开炮封锁662. 6高地前沿。 工兵8班被越军炮火打散,战士方忠诚和副班长罗定军与全班失去了联系。 这时,3连1班长孙昆富带领全班冲了上来,方忠诚和罗定军加入1班行列继续前进。 前方遇到了越军的雷区,孙昆富指挥战士们以火箭开辟器排雷,但因雷区草深林密,打出去的导爆索都挂在树枝上,未能引爆地面上的地雷。 随后孙昆富又带着战士们用装着炸药的爆破竹竿引爆地雷,炸出了一条长约200米的通道。 继续前进后,翻过了一条防步兵壕,在山坡下又遇到了一片密集的混合雷区。 此时师、团炮火已转为延伸射击,步兵很快就要发起总攻,再慢慢排雷时间已来不及。 孙昆富毅然决定,全班以身体滚雷,为连队冲锋打开通道! 大家争先恐后冲入雷区,方忠诚冲在最前面,踩响了一颗压发雷,右脚被炸飞倒下。 后面的罗定军想冲上去为他包扎伤口,一迈脚也踏响了一颗地雷受伤倒下。 紧接着孙昆富冲上去,新战士代付文、潘相安跟着冲了上去。。。。。。 在轰隆、轰隆的地雷爆炸声中,1班战士们以血肉之躯一步一步向前开辟着道路。 战士代付文先后压爆3颗地雷,英勇牺牲。 战士潘相安接着踏响2颗地雷,身负重伤后还顽强爬行了20多米,并向越军火力点射击,把敌人的火力吸引到自己身上,为后面冲锋的步兵创造战机,最后壮烈牺牲。 重伤的方忠诚挣扎着坐起来,奋身向坡下滚去,又压响了一颗地雷,弹片穿透他的腹部,肠子随着鲜血涌出体外。 罗定军发现后,拖着受伤的身体向方忠诚爬去想要救护。 方忠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,艰难地推开副班长,吃力地从地上抓起一把茅草捂住腹部的伤口,然后拼尽最后的力气继续向满是地雷的山坡下滚去。 随着一声声爆炸,方忠诚的躯体在火光中四分五裂,一条血写的道路打开了。。。。。。 总攻发起后,3连官兵循着烈士的忠骨英魂勇猛冲向662. 6高地。 6连第一突击梯队拿下无名高地后,662. 6高地守敌立即以轻重机枪向2、3排猛烈射击。 同时,老山主峰的越军也以火力居高临下压制6连。 在越军火力夹击下,6、7班火箭筒手牺牲,2名战士负伤,2、3排被阻于无名高地的防步兵壕内。 连长李忠平指挥连火力队的82无坐力炮、60炮、重机枪向山顶之敌猛烈射击,压制越军火力。 2个突击排长乘机迅速调整人员,组织火力,并亲自用火箭筒摧毁了越军3个火力点。 6时30分,当师、团炮兵火力准备停止后,2、3排分成两路扑向662. 6高地。 在进至距越军阵地前沿只有80多米时,又遭到守敌火力压制。 连火力队立即支援,以60炮压制高地顶部之敌,2门82无坐力炮、2挺重机枪超越6连战斗队形向敌猛烈射击。 2排长陈兴华在连火力掩护下,跃进到有利地形举起火箭筒连发2弹,准确地将越军2个火力点摧毁。 与此同时,无坐力炮也摧毁了越军2个火力点。 乘越军火力减弱之机,6班向敌发起冲击。 6班正、副班长在冲击途中牺牲,战士李金应勇猛抵近,跃进越军第一道堑壕追歼残敌。 在李金应接应下,2排的2个突击小组迅速冲上了第一道堑壕。 3排长带领全排从另一侧冲击,也攻入了第一道堑壕。 越军从山顶两侧的堑壕里疯狂向下射击、投弹,企图堵住突破口,2、3排与守敌展开激烈对射。 这时,李忠平连长果断抓住战机,命令连预备队1排加入战斗。 1排长陈贵发迅速带领全排发起勇猛冲击,吸引了守敌火力。 2、3排乘机猛打猛冲,又攻占了第二道堑壕,并在1排和友邻3连的支援下一举突上高地顶部。 6时39分,6连攻占了662. 6高地表面阵地。 在进行搜索时击毙越军10名,摧毁敌火力点3个、掩蔽部4个、草房3间。 6时42分,残敌向东南侧的123号高地逃跑。 4、7班5名战士边打边追,又攻占了125号高地,并掩护友邻2连向124号高地发展进攻。 攻占662. 6高地的战斗中,在步炮的有力协同下,6连连续攻占4个高地,胜利完成了预定战斗任务。 特别是在炮火准备停止后,6连仅用9分钟就攻占了662. 6高地主峰阵地,一举震撼了整个老山地区之敌。 战斗中,6连共毙敌19名,摧毁敌火力点14个、掩蔽部4个,缴获轻、重机枪各1挺、榴弹发射器1具、冲锋枪7支、各种枪弹1万余发、手榴弹100枚和军用物资一批。 6连阵亡11人,负伤15人。 从侧翼进攻的3连打得也很英勇顽强。 在雷区中开辟出道路后,第一梯队1排和3排快速攻向662. 6高地。 3排两个副班长马应国和文永富互相掩护前进,很快与战友们一起攻占了越军第一道堑壕。 在继续冲向山顶时,越军据守两间草房以火力封锁了前进道路。 马应国迅速卧倒隐蔽,待越军火力减弱的瞬间接连向草房投去2颗手榴弹,并趁着烟雾跃起向草房冲去。 3名越军逃出草房,躲进了草房左侧的一个掩蔽部里,继续开火顽抗。 马应国敏捷地跃进到掩蔽部左侧,瞅准时机向里面投入一颗手榴弹。 然而越军仍在向外射击。 在7班长姜家顺的掩护下,马应国几个翻滚到了洞口旁,拔出2颗手榴弹一起投掷进去。 随着两声爆炸声,掩蔽部里传出了越军的惨叫。 紧接着,洞里又响起了接连不断的爆炸声,滚滚的硝烟夹着弹片从狭窄的洞口里喷射出来。 等了好一会爆炸声才停止,马应国钻入掩蔽部里搜索,发现3名越军早已毙命,这个发生爆炸的掩蔽部原来是越军设在高地上的弹药所。 因662. 6高地主峰已被6连攻占,营指命令3连向东南侧毗连的124号高地发展进攻,支援友邻2连战斗。 马应国和文永富又冲在前面,沿着山梁上的交通壕向124号高地摸去。 在搜索前进中,二人缴获了越军的1挺重机枪、2支冲锋枪、8发火箭弹和100多发重机弹。 在继续搜索到高地山脚下时,与对面高地第一道堑壕中的2名越军迎头相遇。 双方经过一阵激烈对射,2名越军都被击毙,而文永富也中弹牺牲。 3连官兵紧追着敌人打,有力支援了从正面进攻124号高地的友邻2连。 在攻击662. 6高地及附近高地的战斗中,马应国英勇冲杀,先后毙敌5名,炸毁敌弹药所1座,缴获重机枪1挺,为连队完成战斗任务做出了重要贡献。 119团其他攻击分队也在松毛岭地区各高地上勇猛歼敌。 2连主攻124号高地,3排长秦国富带领突击排冲锋在前。 当冲到125号高地和124号高地之间的凹部时,突然遭到左侧无名高地越军1挺重机枪的猛烈扫射。 秦国富立即呼唤上级炮火支援,营炮兵很快向越军阵地实施炮火急袭。 秦国富乘机从战士手中接过火箭筒,以灵活的动作向前运动,准确射击摧毁了越军重机枪火力点,毙敌2名,扫除了前进障碍。 指导员樊波立即指挥连队发起冲锋,在炮火掩护下,秦国富带领3排10名战士勇猛冲上了124号高地。 在激烈的堑壕争夺战斗中,秦国富先后毙敌3名,缴获电话单机1部和望远镜1具。 当他跳上一条坑道顶上时,遭到暗藏的越军射击,秦国富的左腿骨被打断,血流如注。 此时,趁3排立足未稳,有17名越军从119号高地偷袭上来,樊波指导员在指挥战斗时中弹负伤。 紧急时刻,秦国富用急救包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,就和带伤战斗的樊波指导员各负责指挥一个方向,带领战士们就地抗击打退了越军的反扑,毙敌5名。 不久,有20余名越军在迫击炮的掩护下又向山顶冲来。 秦国富忍痛指挥战士们与敌展开激烈近战,又打退了越军的第二次反扑,毙敌7名。 这时,连主力冲上了124号高地,随即展开搜剿战斗,全歼了守敌。 4连在抢占了114号、115号高地断敌退路后,继续向116号、138号、140号等高地发展进攻。 与此同时,1连攻击126号高地,5连攻击113号高地,9连沿100号、98号、96号、474高地向114号、118号、634高地发起猛攻。 119团各部在团营炮火的有力支援下,浴血奋战,势如破竹,仅用2小时时间就连续夺取了松毛岭地区的18个高地,基本上攻占了越军122团1连据守的表面阵地,为主攻部队夺取老山主峰扫清了障碍。 28日8时30分,师指挥所及时通报了攻占662. 6高地和老山主峰表面阵地的胜利消息,部队士气更加旺盛。 各主攻营、连密切协同,在师、团炮火的支援下,多路向残余守敌发起猛攻。 118团5连攻上老山主峰表面阵地后,遭到越军猛烈的炮火反击,立不住脚,被迫又撤出了主峰阵地。 李先文营长命令5连调整组织,并令4连加入战斗,与5连并肩向主峰上的残敌发起第四次攻击。 残余越军依托地堡、坑道、掩蔽部拼死抵抗,双方艰难地争夺着主峰上的每一寸土地。 纵深越军炮火也不管不顾地向主峰上猛轰,4、5连伤亡很大,一时难以解决战斗。 这时,向50号高地攻击的6连也遭到守敌火力压制,进展迟缓。 面对艰苦的战局,刘永新团长经过仔细考虑,调整了部署,命令预备队7连从54号高地东南侧加入战斗,与4、5连同时围攻主峰之敌,加快进攻速度。 10时10分,师、团炮兵向50号高地进行了5分钟炮火急袭。 10时15分,团指指挥5连、4连、7连和6连、9连分别围歼老山主峰与50号高地之敌。 7连接令后分三路分别由54号高地北侧、东南侧超越8连战斗队形进入战斗。 8连也积极组织火力摧毁主峰东侧和50号高地东北侧的越军火力点,支援友邻连队战斗。 随后,8连留下1个排巩固54号高地,其余兵力在7连后面跟进,协同围歼主峰之敌。 在炮火支援下,各攻击分队奋勇攻进,以抵近射击、手榴弹、炸药包、火箭筒逐个消灭掩体、地堡、掩蔽部中的守敌,打下一处,巩固一处,不断向前推进。 战至10时50分,4、5、7连从三个方向冲上了老山主峰,经过战斗歼灭了表面阵地之敌。 11时50分,6、9连攻占了50号高地。 至此,118团2、3营经过5个多小时的艰苦战斗,全部攻占了老山主峰地区的8个高地。 随即各分队转入对阵地上的潜藏之敌进行清剿。 越军打得也真是顽强,主峰坑道里的残敌两天后仍拒不投降,夜晚还潜入阵地配合援兵反击。 越军的步、炮观察员在战斗结束后数十小时仍在高地的树上隐蔽观察,呼唤炮兵火力,直到被中国军队发现消灭。 在118团1营战斗方向,1连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,仍反复围攻1072高地和76号高地。 顿景田副营长带队连续攻击五次,与敌短兵相接,打到2个排只剩下20余人,终于攻占了1072高地表面阵地。 然而残敌退守到坑道和掩蔽部内继续顽抗,越军炮兵也不停向1072高地轰击,夺下来的阵地难以巩固。 这时,胡湘江连长率2排2个班攻打76号高地不下,听说已经攻占了1072高地,就命令副连长张登武向他们靠拢。 张登武带上1、3排余下的兵力转去围攻76号高地,1072高地上只剩下顿景田与通信员守着伤员和烈士。 一直等了4个小时,团、营仍没有派援兵上来。 1072高地上的残敌发现阵地上的中国军队不多,又钻出来进行反击。 顿景田向营指呼唤炮火支援,向坤山副团长命令他们先撤下来。 顿景田和通信员依次把烈士和伤员从阵地上转移下来后,师、团炮火立即覆盖了1072高地。 然而撤下来容易,再想上去就难了。 炮火急袭过后,越军开始了炮火反击,又将1072高地前沿封锁。 顿景田在转移时被敌炮火炸伤昏迷,通信员和背着的伤员都牺牲了。 顿景田醒过来后怒不可遏,咬着牙又只身向1072高地爬去。。。。。。 向坤山副团长和刘年光营长都急了,兄弟营捷报频传,唯独1营损失惨重,进攻受挫,简直是奇耻大辱!可是1营现在的情况太难了。 1连已经打光了五分之四,战力难济;2连遭到炮火袭击后折损大半,又与48号高地之敌反复争夺,虽夺占其表面阵地,但已基本失去了战斗力,无法将残敌肃清;3连拼命于11时10分攻占了77号高地,但也伤亡过半,且建制已被打散,难以收拢。 也就是说,营里已经没有兵力去支援1连攻打1072高地了。 刘年光营长竭力寻找到了2连9名失散的战士,带着他们向1072高地冲去。 在冲过越军炮火封锁区时,被越军炮兵观察员发现,引来了炮火急袭。 9名战士全被炸死,刘年光营长被炮弹爆炸后的气浪掀翻在土坎下才幸免于难。 向坤山副团长不得不再次向团指请求增援。 团指终于同意支援1营,下午15时30分,担任团预备队的120团4、6连投入了战斗。 然而因对其指挥关系交代不清,也未规定与1营之间的联络方法和手段,加上未派其指挥员前往1营指挥所协调指挥,造成对4、6连的指挥、联络不畅,以致其虽已进至76号高地,却未能有效支援1营战斗。 下午14时40分,1连终于攻占了76号高地。 胡湘江连长组织全连剩下的17名战士前来支援1072高地,与孤掌难鸣的顿景田会合。 1连鼓起余勇再次向1072高地的残敌发起进攻,但因越军炮火太猛,加上攻击力量不足,先后攻击两次都未能奏效。 至此,1连也丧失了战斗力。 在付出重大牺牲、部队混乱散失的艰难情况下,1营官兵没有一个人退却,三五成群,各自为战,哪里有枪声哪里去,顽强地在各个高地上战斗。 1连4班长陈洪远在穿插途中遭敌炮火拦截而与连队失去联系。 他循着枪炮声的方向前进,摸到了越军据守的一个高地。 陈洪远发现了一个很深的坑道,于是入内搜索,先后三次与越军遭遇,都机智地先敌开火,接连消灭了14名越军,并捣毁了坑道内的越军电台。 随后陈洪远沿着堑壕继续搜索,又进入一个短洞,先后击毙了2名越军及一条大黄狗,自己的左腕和左眉骨也中弹受伤。 在继续沿堑壕搜索时,陈洪远遇到了攻上来的战友。 因战事紧急,没有人力后送他们,陈洪远就和3名重伤员组成了一个集体,忍着伤口恶化和饥寒干渴,在阵地上坚持了3天3夜。 最后他们下山去寻找部队,凭着顽强的意志在丛林中前进,走累了就爬,爬累了就休息一下,再继续爬,到第4天终于归队。 后来部队派人原路做了调查,证实了陈洪远的战绩,他不仅只身毙敌16人,还捣毁了越军的一个连指挥所,有力支援了部队的进攻战斗。 血战到黄昏前,2连在前来支援的120团4连配合下,终于攻占并巩固了48号高地,并继续占领了47号、49号高地。 然而1连已经拼尽了全部力气,仍未能夺回1072高地。 119团在攻占各高地后完成了清剿任务,巩固了阵地,并继续积极扩大战果。 入夜后,军前指下达指示:今夜停止进攻,立即组织部队就地转入防御。 118团和119团各部即奉命巩固阵地,加修工事,补充粮弹,转入防御,监视敌人。 在28日当天的战斗中,40师攻占了除1072高地以外的全部攻击目标。 对于唯一没有完成攻击任务的118团1营,军、师首长极为震怒,下指示严厉批评,并准备追究相关干部责任予以组织处分。 28日夜,根据军区和军前指的指示精神,刘昌友师长命令122团3营配属119团,准备次日攻击那拉地区之敌。 同时令118团务必要在29日白天拿下1072高地,拔除这根钉子。 夜深后,白天遭到沉重打击的越军又重新组织起来,对40师攻占的前沿阵地进行了反扑和袭扰。 29日凌晨,越军从1072高地方向出动了约1个连兵力,在60炮、轻重机枪的火力掩护下,向77号高地实施反击。 当时攻占这一地区的118团1营已收拢休整,由120团4连接替防守。 4连的大部分兵力分散在48号、49号高地上,只有3排防守在77号高地与76号高地之间的凹部,敌众我寡,情况紧急。 4连指导员郭兴科冒着越军的炮火迅速赶到3排阵地,指挥3排先后打退了越军六次攻击,守住了阵地。 29日10时15分,师、团炮兵向那拉和146号高地实施了炮火急袭。 下午14时,122团8连向146号高地发起攻击。 要攻打的146号高地是连接那拉与越南清水方向的咽喉阵地,地形险要。 越军在高地上构筑有钢筋混凝土永备性工事和堑壕、盖沟、短洞,以交通壕相连接,配置了轻重机枪、高射机枪、无坐力炮等火器,形成上下连接、明暗结合的立体交叉火网,阵地前沿还埋设了大量地雷。 守敌是越军122团1营1个加强排,非常巧合的是,攻防双方的团级番号相同。 战斗打响后,8连的尖刀2排首先发起冲击。 越军集合各种火力进行拦截,2排推进到第一道堑壕前就已伤亡很大,带队冲锋的副连长和2排长相继负伤,连续两次攻击都未奏效。 这时,代理副连长安云芳带领3排继续扑上,在2排的火力掩护下,以小群多路向前突进,一鼓作气连夺越军四道堑壕。 各暗火力点中的越军拼命以火力封锁主阵地前沿,将3排压在一片200来多宽的开阔地带。 冲击中,7班机枪手段平腹部负伤,肠子流出,仍然坚持射击,先后毙敌5名,伤敌3名,而自己却再次中弹英勇牺牲。 因进攻受阻,且3排伤亡较大,排长白谊明冷静分析了敌情,在主动征求了连长赵旺的意见后,果断下令停止进攻。 连长赵旺和指导员周全随后召集班排干部研究了打法,决定由白谊明组织一支精干的突击队,采取偷袭的办法,利用夜暗绕到守敌背后,直捣主峰。 并设想了碰到雷区、被敌人发现、走错道路等三种情况下的处理措施。 午夜12时,白谊明带领7名突击队员摸黑出发,沿着长满飞机草、树丛和荆藤的道路前进。 途中遇到一道7、8丈高的悬崖陡壁挡住去路,白谊明指挥突击队员搭着人梯向上爬,接着又手抠石缝,拉着树藤,一步一步向山上攀登。 30日凌晨4时,突击队终于登上了146号高地主峰。 白谊明指挥大家占领有利地形隐蔽,然后用861指挥机沟通了与连长的联系,并约定拂晓时打响。 高地上的越军打了一天仗,也已筋疲力尽,放松了警惕,睡得很沉,没有发现突击队。 拂晓时分,白谊明指挥突击队员突然从上向下对主阵地守敌发起攻击。 越军仓惶应战,乱作一团。 听到山上的枪声后,赵旺连长指挥连主力也从正面发起了猛攻。 白谊明带领突击队员勇猛冲杀,乘越军混乱之机各个歼敌,将越军在阵地上的防御体系搅了个稀烂。 一股残敌躲进主阵地正面的一个石洞里疯狂向外射击,突击队员难以接近。 从上面向石洞射击是死角,手榴弹扔到洞口就沿坡滚下去,炸不到越军。 白谊明急中生智,命令2名战士迅速解下绑腿,将3颗手榴弹绑在一起,拉火后立即顺着山坡送到洞口,将石洞炸塌,活埋了里面的越军。 在突击队的有力支援下,连主力很快冲上高地。 经过20多分钟战斗,8连攻占146号高地,全歼了守敌。 118团奉令坚决夺占1072高地,因1营已基本失去战力,遂将任务交给了团预备队120团4连。 28日下午13时55分,4连向1072高地发起进攻。 吸取了1连昨天攻击时的教训,4连精心组织了步炮协同,以猛烈的炮火准备扫除了高地上的越军大部分工事。 然后步兵发起勇猛突击,经过激烈战斗一举夺回了1072高地,扫除了老山最前沿的一个主要障碍。 29日晚20时前,122团9连和119团3营也相继投入战斗,乘胜发展攻击,一举攻占了那拉地区大部分高地。 30日拂晓,119团组织部队继续在那拉地区发展进攻,先后攻占了168号、156号、167号、148号、150号、227号高地。 至此,119团全部攻占了那拉以南247高地以北地区。 在4月28日至30日的老山地区收复作战中,40师各部队相继攻占老山、662. 6高地和那拉地区,歼灭了越军313师122团1、2营和3营一部。 其中主攻老山的118团共毙敌341名,俘敌7名,缴获冲锋枪264支、轻机枪15挺、重机枪17挺、高射机枪15挺、40火箭筒17具、60炮12门、82迫击炮8门、82无坐力炮13门、电台11部、各类炮弹8000余发、手榴弹50000枚、子弹32万余发。 118团也付出重大代价,牺牲156人,负伤500余人。 118团2营先后攻占了21号、52号、45号、46号高地和老山主峰,完成预定任务。 共毙敌103名,俘敌2名,缴获冲锋枪25支、轻机枪2挺、重机枪2挺、高射机枪2挺、40火箭筒4具、60炮4门、82迫击炮3门、无坐力炮1门、榴弹发射器3具、各种炮弹1010发、电台3部及其他军用物资一批。 2营牺牲34人,负伤83人。 118团3营先后攻占56号、54号、57号高地,并在友邻的密切配合下攻占了50号高地,完成预定任务。 共毙敌117名,俘敌3名,缴获冲锋枪18支、轻机枪3挺、重机枪8挺、高射机枪1挺、40火箭筒11具、60炮3门、82迫击炮1门、无坐力炮2门、榴弹发射器3具、各种枪炮弹55000余发和其他军用物资一批。 3营牺牲37人,负伤122人。 118团1营先后攻占了77号、76号、48号高地,但未能按时夺取1072高地,没有完成预定任务。 1营虽歼敌100余人,自己也遭到重大损失,全营伤亡300余人,其中牺牲近80人。 119团全部攻占了662. 6高地和那拉地区的预定目标,表现出色。 共毙敌280名,俘敌7名,缴获轻重机枪和冲锋枪111支(挺)、高射机枪2挺、40火箭筒11具、各种火炮13门,以及各种弹药和军用物资一批。 119团牺牲95人,负伤244人。 在部队穿插中,担负保障任务的指战员不畏山高、坡陡、路滑和越军的炮火袭击,往前抢运弹药,往后运送烈士和伤员,同样做出了重大贡献。 在泥泞的山路上前运后送,平时往返一次需要9小时,而他们竟在一昼夜内负重往返四次。 配属118团1营担负保障任务的120团3连,从4月27日晚到5月2日晨这段时间里,4天5夜没睡过一次好觉,3天3夜没吃上一顿热食。 在4月28日早晨,穿插部队遭到越军炮火袭击,120团3连也伤亡重大。 但他们不畏牺牲,迎着枪林弹雨履行着自己的使命。 为掩护伤员,7班战士罗定敷扑在战友身上,自己中弹牺牲。 为抢运重伤的1营机枪连指导员陈发川,3连先后有16人负伤,1人献出了生命。 为保护弹药,9班长周学明扑在弹药箱上,自己的左臂却被炸断了。 3连先后为穿插部队运送弹药、物资24吨,运下伤员和烈士194名,出色地完成了跟进保障任务。 本帖最后由 沈听雪 于 2013-9-1 23:23 编辑 收复老山和662. 6高地、那拉地区后,40师按照军区和军前指的指示调整了部署。 以119团和120团各一部在老山、662. 6高地、那拉地区组织防御,其余分队为团预备队;118团和122团为师预备队待命。 然而,防守八里河东山方向的越军不甘老山丢失,仍向中国境内的村庄开枪开炮,并不断向边防15团7连的防御阵地1019高地实施进攻和袭扰。 1019高地位于八里河东山中段,与越军控制的东山阵地非常近,便于直接观察越军的动向。 为了保障主攻老山部队的左翼安全,4月22日8时30分,军前指命令边防15团7连于26日10时占领1019高地,监视当面越军。 在经过多次侦察和周密组织后,26日9时55分,7连在连长帕安柱、指导员郭锦标的率领下,秘密占领了1019高地,并迅速展开转入防御。 团指命令7连在主力部队攻占老山前隐蔽企图,秘密修筑工事,准备抗击越军的进攻和偷袭。 若越军进攻,不惜一切代价,依托工事,守住阵地。 1019高地距东山越军阵地只有130米,完全在守敌的火力控制之下。 为加强防御,7连官兵在越军的鼻子底下秘密构筑工事,最近处距敌仅70米。 施工时,战士们除以作业工具轻轻挖掘外,就是用双手一点一点地抠,硬是筑成掩蔽部和单人掩体50多个、堑壕420米长,并向前沿敷设了地雷。 在潜伏期间,为了不惊动越军,7连全体指战员表现出了高度的组织纪律性,克服了缺粮断水、日晒雨淋、蚊虫叮咬、身体不适、难以睡眠,以及越军的盲目射击和抵近搜索等重重困难,隐蔽了企图,没有暴露目标。 28日总攻老山的战斗打响后,7连副连长何正昌主动观察当面敌情,及时向上级报告。 当东山越军炮兵进入阵地,准备支援老山之敌时,何正昌立即向前线指挥所报告敌情,并引导己方炮兵射击,以准确猛烈的炮火摧毁越军82迫击炮4门,毙敌10余人。 5月3日下午16时20分左右,从31号高地下来4名越军,在重机枪掩护下,向7连3班的潜伏位置搜索而来。 走在最前面的一名越军速度很快,眼看就要进入堑壕,不打不行了。 在双方相距3米时,3班长李开华和副班长周善清突然开火将其击毙。 后面的几名越军掉头就跑,李开华以火力追击,又击伤2名。 31号高地的越军听到枪声后,立即以高射机枪、重机枪和迫击炮向3班阵地射击,双方展开激战。 因越军居高临下地形有利,李开华在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。 很快,部署在蚂蝗坪、黄泥坝地区的越军炮兵对7连阵地及中国境内的马鞍山、八里河地区进行炮击。 5分钟后,配属7连作战的团100迫击炮对31号、34号高地、黄泥坝的越军炮兵阵地实施炮火反击,双方进行了炮战。 5月4日早晨,越军在进行了一阵炮击后,出动约1个加强排兵力向7连1班阵地扑过来。 1班以各种轻武器形成交叉火力,一举将越军打退,毙伤敌12名。 5日中午,越军266团5营5连在火力掩护下,分三路向1019高地发起攻击。 7连副指导员当即呼唤炮兵对31号高地前沿越军步兵和31号高地东侧越军迫击炮阵地行压制射击,同时指挥5、8班把越军放近后,以手榴弹、步枪、冲锋枪火力将其坚决击退。 6日,越军向7连阵地和中国境内先后发射炮弹1000余发,边防15团还击炮弹330发,双方各有伤亡。 7日,越军266团又组织4营1、2连、团特工队和5营5、7连一部兵力,在猛烈的炮火支援下,企图夺回1019高地。 这一天的战斗空前激烈,7连依托阵地和炮兵火力支援,苦战一天,先后打退了越军的四次大规模进攻,共毙敌23名,伤敌25名。 9日凌晨,越军266团4营的2个加强连准备于凌晨3时夺占1019高地。 7连观察哨及时发现敌情并上报。 边防15团立即组织了100迫击炮6门、120迫击炮3门并协调友邻炮兵,于凌晨2时30分对1019高地前沿200米一线的越军集结地域及纵深越军阵地前沿实施了猛烈炮击,打乱了越军的进攻队形。 8班战士近距离投弹、射击,经5分钟战斗轻松将越军击退。 一直激战到5月14日,边防15团7连在坚守1019高地的战斗中,依托阵地和炮火支援,先后粉碎了越军4个步兵连及特工队组织的1次偷袭、8次进攻、18次冲击,共毙敌66名,伤敌80名,胜利完成了防御任务。 在老山、662. 6高地等制高点被14军攻占后,越军凭借设在东山方向的炮兵观察所,可以一览整个老山地区。 如果越军派出继续重兵进攻1019高地,并进而控制东山主峰及其周围地区,将对14军在老山方向的防御构成严重威胁。 为保证1019高地方向的防御稳定,并改善船头口子左翼的防御态势,5月9日,军前指批复了八里河东山作战计划,决心使用配属40师作战的41师122团(欠3营机枪连)并加强边防15团100迫击炮连,在师临时炮兵群火力援下,采取秘密接敌,突然攻击,速战速决的战术手段,由北向南,由西向东,边打边插,钳形攻击,一举夺占八里河东山。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,122团主攻越南孟康县,成为自卫还击作战发起后第一个攻占越南县城的团队,受到中央军委的通令嘉奖。 根据军前指赋予的任务和当面敌情,122团团长杨旭先完善了作战方案,确定了战斗部署: 1营配属团100迫击炮连、团82无坐力炮连2排、团工兵和侦察各1个班、师防化连喷火排1个班担任正面攻击,在34号、35号高地西侧300米一线占领冲击出发阵地,于34号高地突破越军防御,向副34号高地、34号高地实施主要攻击。 2营配属边防15团100迫击炮连、团82无坐力炮连(欠2排)、团工兵和侦察各1个班、师防化连喷火排1个班担任翼侧攻击任务,在1019高地占领冲击出发阵地,于31号高地突破越军防御,向32号、33号、副34号高地方向实施主要攻击,首先攻占31号、32号、33号高地,然后配合1营攻占副34号高地。 3营、团高机连和民兵、民工各1个连担任后方保障任务。 军、师炮兵一部编成临时炮兵群,以火力支援122团战斗。 5月15日1时,1营从马关坡西侧开始秘密接敌。 2时,2营开始从芭蕉坪东侧秘密接敌。 临时炮兵群以2、3门火炮对八里河东山地区照常实施妨碍射击,造成越军错觉。 3时25分,越军炮兵向1019高地和八里河东山西北侧的1营行进路线射击10余发炮弹,部队继续推进。 4时50分至5时30分,第一梯队主攻的3连、2连、4连分别秘密占领了冲击出发位置。 5时50分,无线电开机并沟通了联络。 6时,临时炮兵群向34号、35号、36号、33号、32号、31号高地实施火力急袭。 此时,2连距炮炸点80米左右,根据地形情况又向前进了30米,在距越军前沿50米时开始在34号高地西侧和西北侧开辟通路。 3连距炮炸点180米,又向前推进了50米,途中9人触雷负伤,连长迅速组织在34号高地西南侧开辟通路。 在开辟通路中,遭到越军炮火压制,又伤5人。 4连在31号高地北侧和东北侧边防15团7连秘密开辟通路的基础上,继续开辟通路,并将担任突击的3排向推进至距31号高地50米处。 6时15分,第一线攻击分队做好了冲击准备。 6时15分,临时炮兵群将炮火急袭转为火力支援,压制31号高地东南侧的火力转至33号高地,压制34号、35号高地的火力延伸压制副34号高地和35号高地东侧,并对越军迫击炮阵地和纵深炮兵进行压制射击。 第一线各攻击分队立即发起勇猛冲击。 2连主攻越军的核心阵地34号高地和副34号高地。 2连副连长谢国华率3排、1排长宋信来率1排,分别从西北侧和西侧向34号高地西北侧突出部冲击。 在冲至距越军前沿30米处时,遭越军炮火和前沿2个火力点及1个步兵班火力射击,当即伤亡25人。 带3排发起冲击中,谢国华冲在最前面,利用一个个弹坑作为掩体,一面射击一面向前跃进。 在遇到越军火力压制时,谢国华抱着2个炸药包奋身冲上去,炸开了一道拦路的铁丝网,指挥3排继续向上突击。 当冲到距主峰只有10余米时,越军炮火不断在周围炸开,谢国华被弹片击中英勇牺牲。 3排长徐飞指挥全排继续冲击,也中弹负伤。 另一路冲击的1排遭到越军火力拦截,排长宋信来刚刚代理副连长指挥就中弹牺牲。 这时,加强2连指挥的副营长赵绪全和指导员冷青松组织1、2排进行火力掩护,以火箭筒相继摧毁了几个越军火力点。 6时30分,2连经过13分钟激战攻占了34号高地。 随后,罗祥连长一面请求上级炮兵压制越军炮兵和纵深地区之敌,一面令1排大部在34号高地清剿,其余随3排由南侧向副34号高地冲击;2排在34号高地东北侧加入战斗,由北侧向副34号高地冲击。 越军拼命以炮火压制34号高地和副34号高地前沿,越军火力点也以密集火力封锁进攻道路。 2、3排在冲击途中受阻,伤亡6人。 罗祥连长和冷青松指导员连立即组织火力摧毁越军火力点,击毙越军4名。 2、3排乘势沿壕猛冲,于7时17分又攻占了副34号高地,捣毁了越军266团5营7连的连部。 在攻占2个高地的战斗中,2连共毙敌36名,俘敌1名,缴获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一批。 随后,2连奉命就地转入防御。 3连配合2连从侧翼发起攻击。 在临时炮兵群炮火转移时,2、3排分别由西南侧和西侧向34号高地西南突出部发起攻击,遭到越军2个火力点和1个步兵班的阻击,先后伤亡8人,带队冲锋的副连长郑明生和2排长毛桂林负伤。 连指立即命令火箭摧毁越军火力点,支援步兵继续冲击。 经过40分钟战斗,3连攻占了34号高地西侧突出部,形成对外正面,随后以部分火力支援2连战斗。 此时,越军不断向34号高地西侧突出部炮击。 营指当即指挥100和82迫击炮压制黄泥坝越军迫击炮阵地及1025高地之敌,掩护3连1排向35号高地突击,将其攻占。 4连沿31号、32号、33号高地攻击。 3排向31号高地冲击时,遭到越军机枪火力射击,负伤4人。 排长迅速迅速组织用火箭筒和机枪火力压制守敌,3排乘势冲上31号高地,毙敌4名。 与此同时,1排由东侧向32号高地攻击,于7时02分攻占了32号高地。 2排在1排1个班的火力掩护下向33号高地冲击,于7时15分攻占33号高地,毙敌4名。 2营的第二梯队5连前进至31号高地附近时,因第一梯队连已完成攻击任务,团指令其撤至27号高地,就近隐蔽待命。 6连1排在主攻部队发起冲击时,向933高地实施佯攻,先后歼敌18名,有力了配合主攻部队的战斗。 至此,攻击八里河东山的战斗结束。 此战中,122团仅用62分钟战斗就一举攻占了八里河东山6个高地,全歼越军266团5营7连和4营1连3排。 共毙敌61名,伤敌43名,俘敌1名,缴获重机枪1挺、冲锋枪17支、40火箭筒5具、各种枪弹2万余发、炮弹610余发及军用物资一批。 以攻占八里河东山为标志,老山地区的拔点作战告一段落,战区防御体系基本形成,14军部队即全面转入防御。 在炮击和拔点两个阶段作战中,14军部队先后攻占了老山、662. 6高地、八里河东山地区的数十个主要阵地,并相机占领了1426高地、1019高地,形成了有利的防御态势。 战斗中基本歼灭了越军313师122团1营、2营、266团5营7连、4营2连、1连1排、炮兵457团12营,重创122团3营、266团4营、314师818团7营、炮兵457团10营、11营、316师174团、313师14团,沉重打击了炮兵168旅4营和炮兵368旅、198特工团等部,共歼敌1800余名。 因越军的顽强抵抗,战斗非常激烈残酷,在44天的作战期间,14军各部伤亡也超过了1000人。 在6月11日的团级规模反扑受挫后,越军又于7月12日向老山地区发动了加强师级空前规模的全面进攻,这就是后来惊天动地的7. 12大战。 今天,中越边境的战火烽烟早已散去,两国正式完成了勘界,中越平分了老山各高地,其中主峰的山顶和北侧归中国,主峰前有一块约足球场大的缓冲区归中国,南侧归越南,再无争议。 中国军队虽撤出了浴血奋战过的越南境内所有阵地,但战争正是为了和平,为了人民能过上安定的生活。 重上老山,昔日的堑壕依然历历在目。 主峰上的纪念碑,宣示着国家的主权。 张大权烈士的雕像,横枪立马,那是一代共和国军人的军魂。 向共和国的英雄们致敬!!!而这场战争中,唯一值得我们自豪的,也只有军人的勇气。 看完全篇,这仗打得也实在太低水平了,简直是一战时的场景,防御方就是壕堑、机枪、地雷加火炮,进攻方就是人海,都说两伊战争水平低,这场战争,比两伊战争还要低很多。 还有高级指挥官和参谋人员的水平极其低下,这是大量作战官兵伤亡的最主要原因。 战前制定的作战方案全部被越军猜中,说难听点就是顺着越军设计好的路子在打,岂有不损伤惨重之理?临场指挥和应变能力极差,部队进攻遇阻,就只会下死命令让已经几乎失去战斗力的部队继续进攻,而一营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,面对敌军居高临下和火力上的优势,打得精疲力竭,居然还要接受首长的震怒和处分,还有天理吗?我感觉这些高级指挥官,就只会拿尺子在地图上量,然后拿起电话一通狂骂,什么实际的举措都没有。 战前对地形、自然物貌、敌方的地雷布设情况、对方的炮兵部署情况几乎一无所知,部队遇到困难只能凭借勇气和血肉之躯去克服。 面对敌人的炮火压制,有没有想过反压制?这么多地雷阵,用反雷器材无法排除,这难道也算进行过战场适应性训练?训练时这些导爆索都不会挂在高草上?这么多陡坡,战前都不知道?抑或知道了也无所谓,反正让士兵们去冲锋,冲上了就是功劳,冲不上就打电话狂骂? 这场战争,让人觉得悲壮,也隐隐的有些愤怒。

次の

公无渡河(李白诗作)_百度百科

河相安里

的神话传说,本可以激发诗人的许多奇思。 以上一节从荒古的河害,写到滔天洪水的平治。 为下文作足了铺垫。 公果溺死流海湄(水边)。 这景象是恐怖的。 《》:是诗自昔不言所指,盖悲永王璘起兵不成诛死。 而《新唐书》言永王璘辟白为府僚佐,及璘起兵,白逃还彭泽。 盖永王初起事时,太白实望其勤王,不图其猖獗江淮,是以见机逃遁。 及璘兵败身戳,太白被诬,坐流夜郎,至后遇赦得还,乃追悲之。 岂惜战斗死,为君扫凶顽。 精感不没羽,岂云惮险艰?楼船若鲸飞,波荡落星湾。 [5] 李白像 [6]李白(701~762),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。 是之后最具个性特色、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。 其诗以抒情为主,表现出蔑视权贵的傲岸精神,对人民疾苦表示同情,又善于描绘自然景色,表达对祖国山河的热爱。 诗风雄奇豪放,想象丰富,语言流转自然,音律和谐多变,善于从民间文艺和神话传说中吸取营养和素材,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,达到盛唐诗歌艺术的巅峰。 存世诗文千余篇,有《》30卷。 [7] 参考资料• 彭定求 等 .全唐诗(上) .上海 :上海古籍出版社 ,1986 :383• 詹福瑞 等 .李白诗全译 .石家庄 :河北人民出版社 ,1997 :55-57• 郁贤皓 编选 .李白集 .南京 :凤凰出版社 ,2014 :213-215• 周啸天 等 .唐诗鉴赏辞典补编 .成都 :四川文艺出版社 ,1990 :130-132• 陈伯海 .唐诗汇评(上) .杭州 :浙江教育出版社 ,1995 :569-570• .人民网 .2009-10-16 [引用日期2014-04-12]• 夏征农 等 .辞海(缩印本) .上海 :上海辞书出版社 ,2000 :1525.

次の

Yahoo is now a part of Verizon Media

河相安里

康熙年间,永定河水患常发,危及京师,治河成为康熙朝的头等大事之一。 康熙三十一年(1692年),浑河再次决堤。 水溜亦在此处,可以挑浚。 随后,于成龙主持从宛平卢沟桥到良乡老君堂旧河口,最后至霸州柳岔口三角淀一段,重新疏浚了河道,共计145里。 此河道经由今北京境内的卢沟桥、房山窑上村,向南延伸至河北固安、霸州。 除疏浚河道外,为防止水涨溢出,于成龙还修筑了南北二堤岸。 南岸自良乡老君堂(今房山窑上村与任营村之间)起,至河北永清县郭家务止,共82里;北岸自良乡张庙场(今大兴北章客村)起,至永清县卢家庄止,共102里。 此外,据《永定河志》记载,于成龙还在旧河口修建了竹络坝,并修固了南北沙堤,南沙堤自高店村(今房山高佃村)土坡起,至坝止,共35里;北沙堤自卢沟桥南石堤(今丰台卢沟桥南)起,至利垡村(今大兴立垡村)南止,共22里。 经此次治理,浑河河道走向基本固定,几十年内再未有大型水患发生。 经此一役,康熙帝对于成龙信任有加,再次任命他为河道总督,总管天下河道。 于成龙成为了康熙朝最为仰仗的治水能臣。 康熙赐名永定河 修筑完浑河河道后,于成龙奏请康熙帝为浑河赐予新名,并希望敕建河神庙。 自此,浑河正式更名永定河,民间再无无定河之说法。 永定河河神庙建成后,康熙帝亲自撰写了碑文,立《永定河神庙碑》于卢沟桥畔,成为这段历史的见证。 治理浑河时,于成龙凡事必亲力亲为、事无巨细,加上年过花甲,身体逐渐难以支撑,但他没有让康熙帝知道他的身体状况。 恰在此时,江苏黄、淮两河洪水泛滥,康熙帝立即让于成龙前去治水。 为报答康熙帝的知遇之恩,于成龙抱病赴任,不久即病倒不起。 康熙帝听闻后悲痛不已,赐祭葬,将于成龙安葬在京城西山杨家庄(今石景山)其养父墓旁。 多年后,康熙帝仍为失去于成龙这个治水能臣而感到惋惜。 纵观康熙朝,能让皇帝如此器重的大臣,非于成龙莫属。 于成龙的墓就坐落在石景山永定河东侧,守望着他付出无数心血的永定河,就像守护神一样,默默地为永定河和北京城祈祷、祝福。 细说其人 此于成龙非彼于成龙 2017年,随着电视剧《于成龙》的热播,一代廉吏于成龙的形象深入人心,老百姓都知道在清代康熙年间曾有一位两袖清风的好官。 但此于成龙非本文所讲的于成龙。 这两个于成龙都生活于康熙年间,皆为廉吏,尤善断案,且都官居要职,得皇帝赏识,极易引起混淆,很多史料都将二者生平事迹混为一谈。 本文所讲的于成龙是清代奉天盖平(今辽宁盖州)人,汉军旗籍,其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度过,可以说,北京是他的第二故乡。 据《于成龙年谱》所记,顺治五年(1648年),于成龙11岁时,随父迁居通州,随后移居张家湾;13岁时又迁居延庆。 于成龙不仅曾在北京生活,娶了北京媳妇,还在通州担任了三年知州。 大家集资为他修建了于成龙祠。 因通州政绩,朝廷提拔于成龙为重要的江宁知府,从此他平步青云。 通州可谓于成龙的发迹地,于成龙升迁后,仍然惦记通州百姓,奏请为通州运河加固河堤,这也为其之后治理永定河积累了经验。

次の